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为环境保护提供法律保障

发布时间:2019-01-30 23:15: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为环境保护提供法律保障

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分组审议了《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审议稿)》。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于1989年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环境问题加重,现行法律已经难以满足当前我国强烈的环保需求。近些年来,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空气污染问题、地下水污染问题、重金属污染问题等层出不穷,直接威胁到城镇居民的生存底线。环境质量和环境污染问题成为全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修法的呼声日益高涨。针对严峻的环境形势,草案根据党的十八大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新要求,明确规定“保护环境是国家的基本国策”,并从环保法的定位、基本制度和主要内容等方面作出进一步修改完善。此次环保法二审稿修正幅度较大,与现行环保法相比,草案增加、删减和修改的条款多达59条,而现行法总共只有47条。

环境保护需要明确各方主体,共同推进、形成合力。而现行法律偏重对企业的管制,对政府环境保护行为规范和约束不足,并且缺乏在政府和市场“双重失灵”情况下第三主体对环境保护的有效监督。在深入调查研究、总结经验教训、广泛听取意见的基础上,草案进一步明确了各主体的环境保护,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当防止、减少环境污染,承担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公民应当增强环境保护意识,自觉履行保护环境的义务”。同时,环境保护需要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作为支撑。而现行法律倚重行政执法和罚款,对污染行为的约束力有限,法律偏“软”的局面亟待改变。总而言之

为环境保护提供法律保障

,环保法的修订应按照“政府主导、社会监督、污染者担责”的原则,强化政府的公共职责,强化第三主体的有效监督,重在防范政府成为环境污染的制造者,并积极推动污染入刑,切实提高环保法的震慑力。

第一,增强对政府环境保护行为的规范和约束,明确政府在环境保护中的公共职责,防止政府成为环境问题的制造者。

现行法律基于一个假设前提,即政府仅是约束企业污染行为的管制者,因此缺乏有效规范和制约政府行为的相关法律条款。实际上,政府不仅是环境管理者,而且是经济建设规划者、投资者和招商者。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是紧密联系的,一些地方,许多污染企业同时也是缴税大户和创造GDP的大户,政府可能提高对当地企业污染行为的容忍度,以牺牲资源环境换取经济和财税增长。由于政府是当地经济的推动主体,“政府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如果政府在作产业规划、投资重大项目及招商引资的过程中,没有协调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就会作出短视决策或在执法上消极懈怠或不作为。对此,要加强政府环保问责,防止政府成为环境问题的主要制造者。草案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有对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包庇、伪造或者指使伪造监测数据、应当依法公开环境信息而不公开、将征收的排污费或者环境保护专项资金截留、挤占或者挪作他用等行为,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给予记过、记大过或者降级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其主要负责人应当引咎辞职。要依据草案提出的战略环评和规划环评,合理权衡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强调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重大发展决策需充分考虑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转变地方政府以牺牲资源环境换取短期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要建立一套规范政府环保履职的有效的制度框架,进一步细化对政府环保履职的激励与约束,健全政府环保履职的考核激励机制,完善对地方政府环保履职的监督、问责制度。考虑到环境问题具有“跨区域”特征,草案特别提出“联防联控”机制,这能有效防止各地方政府互相推诿环保的情况发生。

第二,完善第三方主体监督机制,加强包括人大、检察机关、法院、公众、公民团体及企业等第三方主体对环境保护的有效监督和约束。

实行第三方主体监督既是政府监督企业污染行为的有效补充,又是规范和约束政府环保行为的有效手段。作为第三方主体的监督者包括立法机关、检察机关、法院、公众、公民团体和不处于被管制状态下的企业等。然而,当前保障第三方主体监督的制度不健全,无论是针对企业还是针对政府都存在着制度上的缺失。就人大这一监督主体而言,草案提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定期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本行政区域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的完成情况;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应当及时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专项报告,依法接受监督”。但该条款划定的监督主体范围过窄,监督条款细化程度不够,可操作性不强。建议将监督主体改为“人民代表大会”,在每年的“两会”上,政府不仅要有预算报告、计划报告,而且要有环保报告。要进一步丰富人大监督的内容、完善监督方式。在监督内容方面,地方政府和环境保护部门不仅要汇报环境状况、环保目标以及重大污染事件,还应按时汇报可能会对环境产生影响的相关决策,如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在监督方式方面,除了要求地方政府定期汇报,还要有专题询问、专题质询以及专题调研等一系列措施。除人大监督外,还要促进环境信息向全社会公开,以便公众、企业和社会组织共同监督。草案专辟“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作为环保法的第五章,提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享有获取环境信息、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的权利”,“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公开环境信息、完善公众参与程序,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提供便利”,“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环境保护等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公开环境质量、环境监测、突发环境事件及环境行政许可、行政处罚、排污费的征收和使用、环境质量限期达标情况、污染物排放限期治理情况等信息”等。

第三,推动“污染入刑”,以重典治乱,大力提高违法成本,改变现行法律偏“软”的局面。

现行法律以行政执法、罚款、征收排污费等为重点,往往“以罚代刑”,一罚了之。上述处罚办法所形成的违法成本较低,而企业守法成本高,使得现行法律对企业污染行为的约束力有限。对此,要以重典治乱,大力提高违法成本,引入更多的强制性手段,推动现行法律从“以罚代刑”向“污染入刑”转变,以震慑违法行为。草案明确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构成犯罪的企事业单位将被依法追究刑事,尚不构成犯罪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进行治安处罚。要进一步加强环保法与其他法律法规的配套关联性,特别重视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效对接,通过降低入罪门槛,严惩环境污染犯罪行为。对未构成犯罪的污染行为,要加大处罚力度,以“按日计罚”等手段惩治排污企业。草案规定,“企业事业单位违法排放污染物,受到罚款处罚,被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依法作出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按照原处罚数额按日连续处罚”。解决违法成本低的问题,还要提高法律执行力,加大对监管部门执法不严的问责,防止监管方与污染制造者形成利益共同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