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让野草回归城市

发布时间:2018-08-13 01:10: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让野草回归城市

为了铺设那些看起来绿色期更长的人工草皮,眼下,许多地方都在拔除草皮上快速生长的野草。不过,多家环保组织发起联名信,呼吁说:因为人工草坪耗水太大,欧美国家纷纷告别人工草坪,让野草自然回归城市。这样不仅大大降低了绿化城市的成本,也给城市带来了生机昂然的特色植被景观,所以野草最好不要拔。

野草野花才吸引蝴蝶

为了娇贵的园艺植物,春天的时候,园艺养护人员都要“驱赶”野草。而娇贵的草坪难打理,需水量又大。因为这些缺陷,近年来在城市绿化中,很多人开始反对大面积种草。不过,它毕竟是绿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树和灌木,都无法满足踩踏的要求。

“人种庄稼,天种草”,在玄武湖公园里,园林养护人员告诉,野草多了,不好看。在农村,野草会对农作物有害,要拔掉。而在开放式的公园里,野草长多了,蚊虫就特别多,他们也会自发去拔草。另外一方面,近几年南京铺设了众多人工草皮,野草的生命力非常强,如果不管的话,景观带特别设计出来的植物估计会全完了。

而在中山陵的各个公园内,养护人员顶着太阳正在拔除野草。工作人员说,按照养护规则,不允许有杂草,否则就会扣分。他们负责的那块绿地中,地面种植的是黑木耳草。这种草不耐高温,夏天大太阳一晒,就死了,到了秋天又要重新种植。“杂草长得可快了,有些地方没法下手,还要打除草剂,往往刚除掉没多久,又会长起来。”因此,现在景区内的草坪都被划成了若干的“田”,过去那些有趣的野草野花都不能出现在“田”里,只能留下人工铺设的草皮。

根据南京晓庄学院蝴蝶专家李朝晖教授的调查,在南京的草坪上,由于人工草坪易引发杀虫剂和除草剂对土地的污染,是一种不健康的绿化方式。而自然生长的野草能减少绿地对水的需求,减少人工养护。因此,色彩丰富的野草对鸟类和蝴蝶才有特别的吸引力。一般来说,蝴蝶都是跟着野花野草飞,一般人工草皮上很少有。

“野草回归”席卷各国绿化

昨日,环保组织自然大学的志愿者们联名写信,他们认为,因为人工草坪耗水太大,十几年来,欧美国家纷纷告别人工草坪,让自然回归城市。这样不仅大大降低了绿化城市的成本,也给城市带来了生机盎然的特色植被景观。

据介绍,英国曾是欧洲建造直线型、平整型和异国植物园林的发源地。而现在,英国很多城市把绿化转向了恢复乡土植物物种上。由于英国在18~19世纪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获取了大量植物品种并随意种植,使得英国国土上外来植物泛滥,乡土植物消失

让野草回归城市

,给英国人的健康和英国自然界的生态平衡带来了多种至今无法估量的负效应。20世纪90年代以后,英国的学者们呼吁走出异国植物园林建设的误区,代之以尽量顺应自然,让树林中长出野花野草;让街区生长着英国本地树种;让市民欣赏英国独特的乡土植物。

2000年,一场向人工草坪告别的运动席卷了加拿大。人们在问:我们给人工草坪浇水、除草、施肥、修剪,再浇水、再除草、再施肥、再修剪,最终得到的是什么呢?所有的辛苦换来的只是片片单一、短矮、充满农药、缺乏美感的方块草地。在那片绿色下面是被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污染的土地。对这种不健康的绿化方式,植物园艺学家提议:让各种各样的野草来取代人工草坪。

实践后人们发现,这种顺应自然的绿化方法不仅能使自家门前在一两年内就长出生机勃勃的乡土花草,也能大大减少绿地对水的需求,减少人工养护,不必使用农药,而且由于色彩丰富而对鸟类和蝴蝶很有吸引力。现在,加拿大一些新建的居民区就保留了原有的野草地,产生出了人与自然共存的舒适美景,也减少了建造人工绿地的费用。

“不能踩踏”不如返聘野草

“您如果嫌它长得太高,可以适当修剪它;但请不要拔除它。”环保组织的志愿者们说:野草的生物多样性丰富、生态效果佳,它们节水、零成本,它们防风、防沙、固土、蓄水、保湿、净化空气。它们不必喷洒任何农药与化肥就能健康地长在首都的阳光下,开出自由美丽的花朵!

在北京,也开始有人意识到野草的好处,采取措施让野草回归。了解到,比如在天通苑公园,在2009年以前,100万平方米的人工草皮每年每平方米耗水量约1吨。管理处发现这些人工草皮虽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养护,但每年枯死的草坪仍然不在少数。他们决定淘汰掉这些人工草皮,替之以丁香、迎春、连翘、月季、蒲公英、二月兰、小野菊等地被植物,让野花野草及小昆虫自然繁殖,形成良好生态循环体系。而今年,天通苑地区的植被在天然的演替下已经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到处是鸟儿、昆虫和野花野草共处的和谐场景。成为环保志愿者眼中“生态城市”的最佳状态。

据了解,北京现在已有不少绿地,干脆“返聘”野草野花资源,取代原先的草坪草。不过,从园林部门了解到,多年来城市中路边、墙边、河边、坡地边、沟渠边等地自然生长的野草由于“不好看、绿色周期短和不符合现代都市品位”,在南京城市园林绿化中受到冷落,经常是“斩草除根”,而那些人工草皮又不能随意踩踏。

因此,环保志愿者呼吁说:并不是任由野草在街头路边等地“疯长”,而应对特有的乡土野草进行研究、改良、培植,筛选出适合观赏、绿色周期长的品种,变直接铲除为有选择地加以合理利用,让野草与人工草在城市绿化中享有同等“待遇”,各展其容。

标签: